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马东西

东西大叔的四合院,只看图来不说话

 
 
 
 

东西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自定义模块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自定义模块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自定义模块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在中国,抄袭算不得多过分的事

2010-11-15 16:37:12 阅读284 评论0 152010/11 Nov15

本来以为国内的疯狗粉丝已经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原来哪个国家都有啊。

http://blog.livedoor.jp/ooo111ooo/

一向被我喜欢的清水玲子最近也被指抄袭,个别图片,我还满无语的……

关于抄袭的定义,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模糊,可能只有日本拿这个当回事,国内相应的政策还没出来……反正人红了是非才多!

至少等漫画真的大火了之后再说吧!

连井上这样的牛人也能被扒出抄袭

http://tieba.baidu.com/f?kz=369519569不知道那些粉丝怎么说?

一向在国内以“不回答,不拒绝,不改正”为主的低调固执美少女HL,更是让这群疯狗咬个没完,做为一个画了上千张作品的人,请问她至于连个眼睛都不会画,连个鼓也不会画,如此费力的去抄袭?只是为了和这些名作贴点边?有查资料的工夫,指不定都画了多少作品了!

http://tieba.baidu.com/f?kz=441797193 这些都是牛人做的,他们不应该去研究HL,应该研究鲁迅才对。

http://tieba.baidu.com/f?kz=485425233这个更牛!早年喜欢的藤原熏忽然也被八卦出抄袭,据说还因此停了单行本的计划,但是我实在不知道,她这样的做法和井上有什么区别。

你是说,一个抄袭了构图和动作,另一个只抄袭了动作没抄袭构图,是么?

但是套用国内疯狗粉丝的话来说,抄袭就是抄袭,抄一点和抄全部有区别么?

那么为什么还不把井上拉出去砍了?还有富奸,这些临摹相片的没一个好东西,但是当年又是谁看灌篮高手看得万人空巷的?看幽游看到不行的?

人只要吃饱了就学会了挑剔,吃了几天饱饭就自己觉得自己要脸了起来!

这些都是牛人搜集的http://tieba.baidu.com/f?kz=355064613

我只能说就此膜拜,你妈叫你回家吃饭呢!

你们从挖掘JS抄袭的证据到变态令人发指的地步,曾经一度画漫画的人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每天都去SB贴吧去看,某某画了摩天轮,我画的时候可要小心,某某画了小提琴,我画的时候也要错过那个姿势。

那么,请问不抄袭别人的,你会个屁啊!

你还真以为你是所谓的漫画家么?你不过就是一个漫画发烧友,你们不都是看日本,学日本起步的么?你不用相片去直接放上去,你不照别人的摩天轮画,你以为你自己能会?你以为你有那么多闲功夫找资料,看看小提琴应该怎么拿,对么?

你以为漫画是靠这些吃饭的?你以为你所有的衣服,道具,场景都是原创的,但是你的故事烂得一塌糊涂,国内的这些粉丝也会因为你的“原创”而为你埋单,对么?

你想学会超越?还是先吃饱肚子,穿好裤子再说吧!

那些粉丝是傻逼,你也是?只有和傻逼计较的人,才是真傻逼。

http://tieba.baidu.com/f?kz=471988440当看到这些所谓的粉丝一一用那些SB的PS技术去比对的时候,我只能说,如果我把你爸爸的头像和草泥马的头像进行PS重叠,如果刚好有一段曲线是吻合的,那么是不是也说明你爸爸不是原创的爸爸?

吃饱了就去挖挖JS的墙角,反正他们本来就是为了找抽,抽得越多,他们越爽,其他的时候就回家用草泥马和你爸爸进行一下重叠,也许你也能找到很多相似之处

作者  | 2010-11-15 16:37:12 | 阅读(284) |评论(0) | 阅读全文>>

那些别扭青春里的韶光

2010-11-15 16:35:53 阅读147 评论0 152010/11 Nov15


文/上风上水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似乎一提起“青梅竹马”的词句,总会想起那个我偷偷暗恋的邻家哥哥、少不更事的年少情怀,明明内心欢喜,可一旦相逢便双颊绯红,心跳加速,转身飞也似的跑走。
那些小别扭的背后,绵藏着青春的“小”,小腼腆,小害羞,小激动,就好像秋千架上的萤火,摇曳了星辰,跌碎了韶光。等待回首翻阅青春的漫画本,似乎也总能在欢喜爆笑,抹泪忧伤的画面中看到曾经的那个小小的自己……

我发誓,再也找不到比高桥留美子更爱捉弄主角的漫画家,似乎这个阿姨年纪的前辈真的很喜欢这种别扭的感情,小茜和乱马,涌太和真鱼,还有犬夜叉和戈薇,似乎没有一对儿是一见倾心,之后坠入爱河的。那些小感情,小爱慕都是通过日常的拌嘴,没事时候的吵闹建立起来的,如果开始有点小喜欢,似乎也随着见一次吵一次,吵一次气一次而消失殆尽,直到某次被作者安排了一场分别,一场生死,一次意外,才会让彼此发现,原来我是喜欢你这么久的。那种长久好像太阳和风,月亮和云,从一开就有,只是……只是大家习惯性的换了一种表达而已。于是才会有小茜在情人节大吃干醋,发了一通脾气后,装做毫不在乎的丢给乱马一盒巧克力问着“要么?”;于是才会有真鱼看到再次复活后的涌太,忽然泪流漫画,涌太不好意思的双眼望天喃喃的说“你是不是有点喜欢上我了?”于是才会有戈薇在回到现世之后对犬夜叉翻江倒海似的思念。
可是真的发现了又会怎样呢?是不是就真的王子公主自此HAPPYENDING了呢?怎么会!如果那样,就不是青春故事,而是童话故事才对。所以我们看到乱马在吃了巧克力之后说了一句“真难吃”,所以我们看到真鱼一脸漠然的看着涌太说“喜欢是什么意思?”,所以我们看到戈薇还是依旧对着犬夜叉大叫着“O SI WA LI”(坐下),这样故事才会继续,生活才周而复始,作者才会有赚不完的稿费嘛~~

青春的阳光通过三棱镜折射出原本的七彩,少年懵懂的我们总是以为自己还小,所以找不到更合适和你表达的方式,但是人终归总会长大,恋爱的长跑总会到达终点,所以曾经对浅仓南故意装做不理不睬的上衫达也才会说出“上衫达也爱浅仓南,比任何人都爱”这种十年之后才会再说一次的经典告白,所以《天堂之吻》的结尾阿紫收到了佐治最后留给她的礼物才会忽然的潸然泪下,那不仅仅是满柜子他专门为她做的衣服,还是那个别扭的青春时代,他对她,以及她对他所有的喜欢。也许归根结底还是小孩子更单纯,更直接,更容易起别扭,所以客心笔下的周继来和施雨君才会成为大家眼中不变的欢喜冤家吧?

如果时间可以定格,光线可以停留,那么那些串联在一起的回忆里是否还能想到你别扭的脸,以及那句仓惶的“我喜欢你”,如果岁月可以倒转,时空可以轮回,下次再遇见你,是否还是会在那“别扭”里走过只属于你我的秘语长廊……

.。。。。。。。。。。。。。。。。。。。。。。。。。。。。。。

我居然写过这么肉麻恶心的文字,要不是今天整理,还真的不记得了~~

我的妈~~

貌似发表于某年某期待《彩虹堂》里,啊!还有我如此青春而文艺的笔名,当然也是随口起到。

稿费不记得了拿来多少,总之……

其实我是个文艺青年。。。

作者  | 2010-11-15 16:35:53 | 阅读(14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没结婚那年,我们很善良

2010-11-15 16:34:57 阅读128 评论0 152010/11 Nov15

鱿鱼在BLOG写“结婚”俩字的时候,我觉得很吃惊。

仿佛她拉着我的胳膊在地铁的时候还是昨天。这姑娘就莫名其妙的嫁人了。莫名其妙地开始了生活。多莫名奇妙啊。

看小狼在BLOG里写遇到蔡康永,写着新买的MP4,这些文字已经不能感动我,但是很多小孩子却依旧喜欢。

我们能年轻多久呢?

在郭小四都开始炫富和走入社会的时代,还能走年轻路线多久呢?

呵呵。

你结婚以后,就没人陪我一起看漫画了。

我结婚以后,漫画是不是就应该卖掉了呢?

没结婚之前,我们都很善良。

作者  | 2010-11-15 16:34:57 | 阅读(128) |评论(0) | 阅读全文>>

吃维生素的日子我们很善良

2010-11-15 16:33:51 阅读156 评论0 152010/11 Nov15

潜伏

我去找杨斌的那天,是个周末。阳光跨越了一亿五千万公里,在四平路单身公寓的围栏上,投下一粒光斑,就像我,在穿越26座城市之后,出现在403是的门前。那是杨斌的家,门却久敲不开。终于,402不耐烦地露出一条缝,一个睡眼惺忪的男人探出头说:“敲什么敲!杨斌和他女朋友出去了。”

我被太阳恶毒的晒过之后,脾气见长,用最流行的翠平句式说:“你放什么P呢,我就是他女朋友!”

那个男人用特别惋惜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啧啧地摇着头,“唉,傻啊!”

有时,人生就是这样反复无常。当我满怀期待给杨斌一个惊喜,他却给了我一个难以想象的意外。而这位原本想以旁观者身份看我笑话的男人,却因为一个“唉”,成为莫名其妙的炮灰。

我推开他的门说:“你给我说清楚,他和谁谈恋爱了?”

“这个……你不应该问我吧。”他一脸惧相,紧紧地抓着围在身上的毛巾被,好像我会对他怎样一样。

我转过身咳了咳,说:“借你的地方用一用。”

那一天,我准备潜伏在402,等杨斌和他的另一位女友粉墨登场。我把手提袋的防狼手电拿出来,高压点头爆着啪啪啪的蓝色电光。我说:“不许打电话,不许发短信,不许上qq,不许站在窗口通知他。”

他怯生生望着我说:“我要报警,行吗?”

比尔.盖茨式梦想

我叫魏宝,被我“劫持”的男人叫陆哲。在等杨斌回来的时间里,他自愿陪我闲聊。我说,杨斌是我的学长,早我一年毕业。他飞临这座大城市之前,对我说,放心,我去打个前站,明年你毕业,我们就又在一起了。而我毕业后进了银行。上班之前,我想到上海看杨斌,并且怀揣着百分之一的希望:他会和我回去。

陆哲穿上裤子,听的津津有味。他递给我一罐啤酒说:“他怎么会回去呢?让我说你天真还是傻?人总是向上看的,我带你出去转一圈,你也不会再喜欢那个旱涝保收的银行。要不那么多人都挤在这里混日子。挣多少,花多少,唯一不缺的就是梦想。当有一天,你决定回去的时候,就是你的梦想死了,认命了。你承认自己普通,平凡,不是比尔盖茨,你要回去娶妻生子,或是收心家人,过你曾经鄙视一万遍的生活。”

当话题从我死亡的爱情骸骨上,转移到陆哲对生活的感悟,我忽然对他有那么一点另眼相看。他坐在客厅的地上,飞出窗口的目光,放得很远,仿佛看见了有超人飞行的外星球。
   
我问:“那你每天窝在这里做什么梦?”

“有钱呗,嘿嘿,有钱!”他笑起来很财迷,眼睛里闪烁着灿灿金币,把刚才美好性感的样子彻底粉碎。

就在这时,403响起了哗哗的钥匙声。我拉开房门,看见了杨斌。显然他没有想过会遇见我,给吓得“草”容失色,泛出清淡的绿。他身后的新任女友,敏锐异常。她说:“你是谁?”

….”我忽然抱住陆哲赤条条的上半身,把脸贴在他汗涔涔的胸膛:“是来和你男朋友分手的。”

月光宝盒

陆哲如他所言,带我玩遍上海。他说的没错,我动摇了做银行小出纳的信念,也许因为杨斌,或者与虚荣也多少有点关系,总之,我决定留下来。有时,我会想起至尊宝,那个自以为用月光宝盒能找回白骨精的猴子,没想到找回的却是失散500年的紫霞。杨斌就是我的“白骨精”,而陆哲,或许就是我的“紫霞”。

陆哲对人很善良,至少对我就是如此。他允许我住在他的一室一厅,分享他小的可怜的冰箱。每天他吃大把的维生素,站在阳台上举20下哑铃。他说:“魏宝,你也要活得很健康。”然后,窝在电脑前上网。

其实陆哲也有几分姿色,没找到工作的那几天,我对他起过一些非分之想。比如就此做了他的女朋友,从而免除我拿一半的房费。但是随着我进入某著名公司做了总计小姐之后,也就断了这份念头。那里精英太多,陆哲相形见绌,失去了成为“紫霞”的最后机会。

杨斌就在我住进来的第二个月,从隔壁搬走了。从没想过他这样小气。我却很大方的帮她搬。他说:“不用了,我自己行。”

但我执意帮忙。女人有时会有些孩子气。杨斌的小货车开走的时候,我和陆哲站在窗前目送他远离。陆哲说:“你这是何苦呢?”

我咬牙切齿的说:“要不然我不甘心。”

我在杨斌大大小小的箱子里,扔了或红或蓝的墨水包。想想他打开衣箱的样子,我忍不住扯着陆哲的胳膊笑起来。

隐约的爱情前兆

时光转进秋天的时候,我和陆哲已经熟悉的穿着裤衩背心,满屋游走。偶尔清闲的夜晚,我们会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吃盐局瓜子,彼此怀疑一下自己的人生。我说“你看我在这混下去,能找到如意老公吗?”

“能!某某某就是从电话小姐混成主持人的,如今活得好,嫁得也好!”

他说:“你说我这辈子能发财吗?”

“能! 某某某大学没毕业就成首富了。你是根正苗红的名校生,发财是早晚的事。”

于是,一些暗淡灰败得情绪,就在瓜子的微香中悄然销匿掉了。我想,我们一定是传说中异性但不相吸的朋友。那一天,我在餐桌上放维生素的篮子里,看见一瓶女士装,我说:“你怎么开始吃女版的了?”

“给你买的。”

“多少钱?我一会给你。“

“别装了。“

“真的。“

“留着给你买卫生巾吧。“

男人一熟悉,就口无遮拦。他们只习惯在心动的美女面前,比较长久的绅士。这样一想,我的心就难免有些微痛。是因为我在陆哲眼里不是心动的美女吗?我说不清。我隐隐摸到心里有一些有关爱情的前兆,这让我有些恐慌。
   
我忽然抓起沙发靠垫,向他砸去,大声说:“来,咱俩打一架!“

陆哲吓得立时钻回房间,说:“你吃拧着了,发什么疯!“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疯子的心态:可以掩盖一切不想被人看到的东西。

最后的孩子气

2月的时候,陆哲去做义工,我决定和他同去。义工的事,我以前上学的时候做过,去老年之家擦玻璃,或是到孤儿院叫英语。这是个常被人感谢的活。不过,陆哲的义工不是,常被人奉送两字,“有病!”

陆哲站在地铁站的自动扶梯,举着“左行右立”的牌子,告诉路人左侧站立,右侧行走。这是个连我都多少有些不理解的行为,但陆哲一副很欠扁的样子说这叫“文明”。于是我们两个“文明人”站在扶梯旁,接受两个小时“不文明”的白眼。

回去的路上,陆哲请我去吃麻辣烫。不是饭口,小店里空落落的,这有两大碗重辣冒着热气。

我问他:“干嘛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

他吸着粉丝说:“这是义工的职责。“

“还说我孩子气呢,你也一样。“

陆哲忽然停下来,望着我说:“你好好珍惜吧,这点孩子气早晚都要没的。当初你为了一个一年不见的男人,闯进我家,现在八成不会这么做了吧?“

他的话问的我食不下咽。我在喉咙里咕噜了许久,忽然扳过陆哲说;”趁着这点孩子气还在,咱们恋爱吧。“

现在回想起来,那天空空的麻辣烫点焕然浪漫起来。陆哲吻了我,温柔而绵长。好心的麻辣烫老板,挡住进门的客人,任我们尽情发挥之后,在门外鼓起掌。回公寓的路上,陆哲一直搂着我的肩,温暖,有力。知道走进家门之后,他才垂下手臂说;“魏宝,我的孩子气用完了。”

八月爱情

陆哲在四月离开了,飞过无数城市,抵达大西洋彼岸的洛杉矶。他要去留学,镀金做海龟。这有助于他完成做个有钱人的梦想。临走前,他递给我一长串电话号码,他说那都是他的狐朋狗友,男朋友不要在这里面选,跑业务,就拿他们开刀。

我笑了:“祝你早点发财啊。发财了,记得回来娶我。”

陆哲一怔,咧着嘴说;“可别犯傻啊!魏宝,咱俩什么都没发生,不是吗/”

那我等到发生的那一天不就行了。“

为了这句话,陆哲走的很不安心,特别邀请杨斌现身说法。那天杨斌请我喝茶,他端着青花瓷碗,语重心长的说;“我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离开一个环境,眼界就不一样了。不在同一范畴,爱情就是狗屁。“

我没理他,多一句都不想说。对爱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当初我能穿越26座城市来找他,我现在就能守着402的空房子,等待一份从未开始的爱情。

其实,陆哲你不用为我担心,还是要多担心你自己。美国那里不像上海这么好混,金融危机还没过去,猪又流感了。连奥巴马都说,现在是困难时期。你学学就回来吧。我现在过的真的很好,也许是我的孩子气还没用完。这几天,我常常听陈绮贞那首叫《after 17》的老歌。最爱那句“我的孩子气给我勇气。“我还会去地铁站,做那份遭白眼的一共,吃你留下的大河维生素保持健康善良。每天早晨,我会站在铺着晨光的阳台,举20下哑铃,然后上网。

如果你现在仍用国内的那个msn账号,我想,你每天晚上都会收到一个微笑的表情,那是我在爱你8个月之后,依旧灿然欣美的笑容。

作者  | 2010-11-15 16:33:51 | 阅读(156) |评论(0) | 阅读全文>>

那一年,你爱卖萌我爱笑

2010-11-15 16:31:28 阅读146 评论0 152010/11 Nov15

  • 是不是那时候我们还很天真,什么都不懂?

    是不是那时候身上还没有褪去所谓的青涩。

    你说你要当世界上最伟大的漫画家,出好多单行本。

    我说我要做你最得力的助手,把所有的漫画网点纸都用光。

    你说以后我们办一场签名会,你坐我旁边。

    我说,我要做你的经纪人,为你出好多好多的绘本。

    那一年,你爱卖萌我爱笑,我们还坐着大大的美梦,以为可以拥有整个世界……

    转而一年不到,你嫁作人妇我奔波辛苦。看最新一期漫友上,年纪老大不小,还在新人王里冒充新人作者,不只是哭还是笑。

    我们的时代结束了,或许应该安稳退出舞台,等着下一代的振兴。

    你说……是这样么?

    可为什么你我都还死命抓着那最后一点碎片不放手?

    是留恋青春,还是怀念从前?

    谨以此文贺毛人堂两周年生日。

    过去的一年,谢谢你们各位陪我一起玩,让我有更多画画的机会……谢谢大家。



作者  | 2010-11-15 16:31:28 | 阅读(14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